我眼中的田张杰

来源:泰化集团-泰化报
发布时间:2020-07-23 16:07

  去年,11月24日,在交口煤业的会议室,一个身着灰色工装文质彬彬的年轻人,有条不紊地向泰化集团中层以上领导汇报交口煤业工程建设情况,他就是泰化劳模、交口煤业总工程师田张杰。

  前几天,我带着采访任务来到交口煤业,又见到了田张杰。他正在给技术科和地测科人员开技术例会。一身黄色工装,略胖的中等身材,一副近视眼镜,严肃的表情中透出几分果敢与坚毅。约摸十几分钟,会开完了,他笑着握紧我的手走进他的办公室,开始了采访。为了切入主题,我和他聊起了两次见到他的不同印象,逗得他哈哈笑了起来。

  田张杰,33岁,2008年毕业于太原理工大学阳泉学院煤矿开采技术专业,在太原的煤矿设计公司从事煤矿工程设计工作十余年。交口煤业开工之后,田张杰从省城来到了吕梁,2018年12月担任交口煤业总工程师,主要负责煤矿井下工程建设。他说自己还很年轻,来交口煤业,就是要把多年所学的理论运用到实践中,实现自己亲手建一座现代化矿井的愿望。

  每天早晨7至8点,田张杰要参加矿井的早调会,矿领导、各科室、队组负责人全部参加。会上对前一天的生产建设情况进行通报,安排部署当天的工作和应注意的事项。早调会结束,他紧接着主持召开技术例会,参会人员是他分管的技术科和地测科的全体人员。田张杰根据总调会的情况,安排当天施工图纸绘制、技术措施编制、井下施工放线、井巷测量、现场技术措施落实情况检查等工作,组织讨论近期施工所遇到的技术难题,并处理分管科室日常管理工作。这两个会是每天雷打不动。煤矿人都知道,每天矿井的运转效率高不高,这两个例会起关键性作用,所以田张杰每天都认真对待,提前要做许多准备工作。会开完时,就到了下井时间了。他说,自己最少两天下一次井,最多时每天都下,秋衣、秋裤、绒衣、绒裤,黄色的外套工装,白毛巾、工靴、安全帽、矿灯、自救器、人员定位卡、便携式瓦斯监测仪等下井必备装备一应俱全。为了揭开煤矿工人的负重之迷,我专门秤了一下自救器的重量,仅自救器就重达2.6公斤。但对田张杰来说,这还不是全部;一叠图纸,一把卷尺,下井记录薄也是必带的行装。穿戴妥当,通过安监,坐上猴车,穿过880米的主井,就只能步行到工作面了。现在有4个工作面,转一圈至少要走6个多小时,5000余米的路程。有一次,田张杰在井下连续工作了20多个小时,一天一夜,那是胶带大巷与主斜井贯通的关键时刻。当胶带大巷与主斜井接近贯通时,他为保证两条井巷安全贯通,一时一刻不敢离开工作面,硬是盯守着见证了这项工程的顺利完工。

  没有特殊事情,下午4点左右可以上井了。晚上,他还得绘制图纸,审阅施工技术措施,处理施工技术问题,通常深夜1点左右才能睡觉。

  2018年秋施工的副斜井井口车场的改造工程。是田张杰理论与实践结合的第一个工程。施工正值雨季,露天施工的一段车场内积有淤泥,地基不稳,需要挖开用灰土夯实后再用混凝土浇铸,这方面之前他都没有接触过,但还是硬着头皮指挥施工。为了实现副井绞车所提重车到达井口房高道位置后,矿车可自行滑行至翻矸机处,翻矸后的空车再次自行滑行回到井口房。线路坡度是施工的关键,田张杰带领技术人员经过反复多次测量放线,并精心施工,最终将设计图纸落到了实处。首战告捷,更增强了他的自信心。

  有成功的喜悦,也有宝贵的经验教训。这会儿田张杰回忆起了水泵房的管子道与副斜井贯通时的施工情景。当水泵房的管子道爬坡接近副斜井时,需要巷道变平才能顺利实现贯通目的。但施工队未按照腰线施工,结果管子道掘到了副斜井上方,现场气氛顿时紧张了起来。田张杰经过仔细地现场勘查和询问施工人员,终于找出了问题原因,并提出了改正方案。随即他又亲自进行巷道测量、施工放线,指导施工人员继续掘进,最后水泵房的管子道与副斜井准确贯通了。这时,萦绕在大家心头的阴霾才终于散去了,他也长长地出了口气。从此以后,只要是关键工程,他都会亲自在现场盯守、指导施工,以保证施工安全、顺利。

  田张杰讲到,因为经验不足,导致工作一波三折的事情要数主斜井胶带机的安装。主斜井安装胶带机时,井筒内潮湿雾大视线不好,他和技术人员用全站仪从井口向井底放置胶带机安装中线,早班、中班分别进行了两次,误差都太大;为保证第二天施工的顺利进行,他们连夜又从井底向井口再次测量放线,这次误差虽然减小了,还是难以满足胶带机安装。第二天早晨,他想到用最原始的方法,拿卷尺丈量、悬挂工程线放置胶带机安装中线,工程线重叠延伸,依此类推直至井底,经过验证误差在允许范围。最终用最简单、最原始的方法解决了难题,为主斜井胶带机的安装赢得了宝贵的时间。

  高军是一名负责地测防治水的副总工程师,与田张杰一起工作的时间最长,他说每次在一起印象都很深,都能从中学到不少东西。他给我们讲起了回风大巷与回风立井贯通时的情景。2020年年关将近,田工带领人员用钻机钻探复核回风大巷与回风立井贯通位置,从早上9点一直到晚上10点,他不厌其烦地讲解各种施工要求,一边测量,一边计算数据,还要照护人员施工安全。他做事总是身先士卒、精益求精,是身边人的活教材。地测科的李军告诉我,田工是他见过最好的领导,他“严”字当头,工作上不管再小的事情,也糊弄不了他,工人们背地里给他起了个绰号,叫“严工”。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真是姓“严”了。

  田张杰担任总工程师以来,克服了生产系统不完善、围岩稳定性差、区域瓦斯含量较高、顶板灰岩含水等困难,2019年相继完工主变电所、主水泵房、井底水仓等工程,轨道大巷、胶带大巷、回风大巷等工程正稳步推进。

  为了生活的方便,田张杰把妻子和上小学的儿子都接到了离石。虽然在一个城市,相距也仅二三公里,但他还是很少能够回家,一个月也就能和家人团聚四五次,儿子上下学一次也没能顾得上接送。远在晋城老家的父母亲,更是一年也见不上两三次;时间长了,想念父母了,就通过电话、微信交流感情,互诉思念。

  当田张杰站在泰化集团劳模领奖台上,接受表彰的一刻,眼里噙满了泪水,激动的心情溢于言表,这也是他愿望即将实现的热泪。

  一年多的煤矿建设和管理工作,田张杰得到了磨炼,经受住了考验,在人们眼中,他已经不再是一个满脸稚嫩的文若书生和纸上谈兵的年轻人,他已经能承担起了建设现代化矿井的重任。田张杰说,只要自己穿上工装、拿上图纸,眼前就会浮现出飞速旋转的切割机、源源不断的煤溜子……希望他的愿望能早日实现,我们也能再见到一个更加不一样的田张杰。

  松 林

吕梁泰化集团 晋ICP备14002497号 邮政编码:033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