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考察散记

来源:泰化集团-泰化报
发布时间:2020-07-13 10:12

  6月6日至10日,为实地了解近年国家实施西部大开发重大战略所取得的辉煌成就,也为进一步寻找发展商机、布局泰化集团未来发展,张子玉董事长率团专程赴内蒙、陕西、宁夏,就煤炭、石油、文化旅游等产业发展情况进行了考察,并与相关企业负责人进行了合作洽谈,收获颇丰。考察之余,相关人员共同领略了祖国大西北壮丽的景色、体验和感受了独特的民族风情。

  别具特色的鄂尔多斯婚礼

  我们首站来到鄂尔多斯大草原。

  鄂尔多斯大草原距内蒙古乌海区50公里,总面积1200平方公里,一代天骄成吉思汗的陵寝就坐落在鄂尔多斯中部的金霍洛草原上。

  汽车在草原上飞驰,天蓝地绿、一望无边的大草原呈现在我们面前,成群的牛羊和洁白的蒙古包就像洒落在草原上的朵朵白云一般雄奇美丽。我们决定在碧野茫茫的鄂尔多斯大草原蒙古包住一晚,欣赏蒙古草原的绮丽风光,领略鄂尔多斯蒙古民族的风情和现代牧业的壮丽景观。

  鄂尔多斯大草原核心区由一个大蒙古包和多个蒙古包组成蒙古包群。入住当晚,我们在蒙古包内欣赏了由蒙古族演员表演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鄂尔多斯婚礼”。

  鄂尔多斯婚礼源于古代蒙古高原,形成于蒙元时期,以其特有的仪式程序流传于鄂尔多斯民间。主要流程包括哈达定亲、佩弓娶亲、挡门迎婿、献羊祝酒、卸羊脖子、分发出嫁、母亲祝福、抢帽子、圣火洗礼、跪拜公婆、掀开面纱、新娘敬茶、大小回门等一系列特定的仪式程序和活动内容。

  浓郁的地域文化展示,使我们完全沉浸在蒙古族婚礼的欢悦之中,眼前美丽的新娘、艳丽的服饰、豪放的舞蹈、精湛的表演,整个蒙古包里欢歌笑语、喜气祥和。马头琴的独奏曲令人心旷神怡、如醉如痴。一段展演结束后,热情好客的蒙古族演员邀请张子玉董事长为扮演的新娘揭盖头,并与我们合影留念。

  夜深人静,繁星满天。我们走出蒙古包,此刻真切感受到草原的夜晚格外宁静,远处传来若断若续的马头琴声,不禁让我浮想联翩:中华大家庭中,56个民族都有自己独特的民族文化,而丰富多彩的民族文化正是我们文化自信的重要组成部分。

  

  领略醉人的祝酒歌

  第二天,热情好客的当地企业界朋友为我们在蒙古包接风洗尘,特地安排几位美丽的蒙古族姑娘为在场主客演唱祝酒歌。

  蒙古草原祝酒歌常用在喜庆的场合和欢迎的宴会上,是一种用以祝福、劝酒、表达美好祝愿以及敬老的歌曲。客人也可以向祝酒美女点自己喜爱的歌曲,美女们可以边唱歌、边端起酒杯向客人劝酒。有一支“金杯”祝酒歌,在蒙古族众多祝酒歌中流传最广,男女老少,人人会唱,只要有客人来,在敬酒的时候一定要唱,以示主人的敬意与祝福。敬酒过程中的唱、敬、接、饮都有一定的规定动作,要求敬酒者衣帽整齐,斟满美酒,先捧杯唱歌,后俯首敬奉;而对于客人,尽管年龄不同、性别不同,但不管接没接杯子,都得等歌曲唱完后才能饮酒。内蒙古的各个草原,每到一处凡有席必有酒,喝酒必有祝酒歌。

  在主人的安排下,整个蒙古包内欢歌笑语,有的配乐演唱,有的清唱,有的合唱,边唱边端上满满一杯,有时把你的名字编到歌词里,重复地唱,反复地唱,张子玉董事长和王爱林董事被反复“祝酒”; 陪同我们前来的几位当地企业界朋友被歌手动听的歌声鼓动得激情飞扬、酒量大增,平时不喝酒的我也反复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在演员朋友的一再邀请下,王爱林董事即兴演唱了两首歌曲,随后大家一起唱起了《美丽的草原我的家》。

  一桌酒席,既充分体现了蒙古族人民的热情好客、慷慨豪爽,又活跃了气氛、融洽了感情,还让大家提升了胆量和酒量。

  

  走入宽广的库布齐沙漠

  6月7日上午,我们探险游览库布齐沙漠。早饭过后,租用五辆沙漠探险车,并由专业司机开车向沙漠进发。

  “库布齐”为蒙古语,意思是弓上的弦,因为它的纬度处在黄河下面,像一根挂在黄河上的弦。

  库布齐沙漠是我国的第七大沙漠,在河套平原黄河“几”字弯里的沙漠,曾被称为“死亡之海”。

  游览之前,我曾想象徒步走入沙漠,扎营其中,晚上看星星,早晨看日出,也曾想象沙漠骑骆驼,骆驼的稳重,毛绒绒的驼峰,在驼背上以另一种高度去领略大漠风光,驼队、铃铛、日落,一定别有风情。

  但因为时间关系,我们选择沙漠中最为刺激的越野飙车。进入一望无边的“库尔齐”沙漠,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茫茫沙海,司机让我们系好安全带,开始越野冲沙,大坡度冲上、冲下,面对七十度的沙丘陡坡突然加速冲顶,而后急速俯冲下探谷底,听着引擎的轰鸣声,车子在沙丘上横冲直撞,让人感觉真爽。当然,感受刺激,除了由习惯沙漠驾驶的老司机掌握方向盘外,别人的车最好不要坐,因为危险极高。然而,那时张董事长却被激起了沙海弄潮的豪情。他在司机的指点下,开车冲刺,他的技术、他的胆略,使我们十分惊讶。我想,这也许就是他在改革开放初期,敢于放弃“铁饭碗”,毅然下海经商、创业拼搏而勇立潮头的原因所在吧。

  沙漠本来由一个个沙丘组成,其中没有路,中途我们试着沙漠徒步,就是不断翻越沙丘的过程,爬升时,走一步,陷半步,下降时,浮沙没至膝盖,一步滑出三步远,拔脚时腾起沙云,如同云中漫步。

  爬上一个大沙丘,放眼望去茫茫沙海、无边无际,沙地楞楞、纹理清晰。风声啸啸,沙浪起伏,沙涌成山,脊如斧刃,沿刃脊行走,细沙从两侧滑下,如展开一层薄绸。独立沙丘,长声呼啸,感慨苍茫,别有情趣。

  越野车载着我们奔驰在沙漠的旷野,四野茫茫,到处是大起大落的沙丘,四个小时后我们终于精疲力尽开始返程。在体验沙漠的快乐与满足中,似乎增添了一种淡淡的苍凉和伤感。

  当晚,我们在静谧的草原上酣然入梦,等待我们的将是明天新的旅程。

  (张国生)

吕梁泰化集团 晋ICP备14002497号 邮政编码:033000